沟槽管件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沟槽管件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蝴蝶吻爱情故事-【资讯】

发布时间:2021-09-03 11:57:22 阅读: 来源:沟槽管件厂家

雪儿和娟子去蝴蝶山郊游,娟子提议,晚上干脆就住在山上,享受一下地作床天作帐的滋味。雪儿欣然赞成。她们选了个干净通风的山洞,走了进去。几只蝴蝶被惊起,冉冉地飞了出去。

她们怕晚上有野兽进来,在山洞里生了堆火,然后摊开睡被,躺了下去。不一会,两人就沉沉地睡了过去。不知过了多久,迷迷糊糊中,雪儿似乎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响声,她以为是娟子半夜起来加火,就没理会。

雪儿知道娟子胆大心细,野外露宿的经验丰富,有她在身边,比个男人更强,就放心地翻了个身,继续做她的春秋大梦。

雪儿果然做了个奇怪的梦。她先是闻到了一阵淡淡的暗香,然后就看见一个一身白衣的男子来到了她身边。雪儿虽然看不清他的脸,却强烈地感觉到,白衣人正用一种很温柔的眼神在看她,就像电视剧里的白马王子望着公主似的。雪儿的心开始柔软起来,她缓缓地仰起头,微微闭上了双眼。雪儿本以为接下去会发生什么,可什么也没发生。她只感觉有一滴什么东西滴在了脸上,冰凉冰凉的。她睁开眼,看见她的白马王子已经转身朝山洞外走去。这时,雪儿才发现,白马王子的衣服上,似乎一片殷红。

“你别走。”雪儿起身追了出去。她追到洞口,除了一片漆黑,什么也没有。这时,雪儿才觉得,刚才只不过是做了一场梦。可雪儿又有些纳闷,如果刚才那是梦,怎么感觉那么真实呢?雪儿下意识地摸了摸脸上,竟有些湿湿的,那种冰凉的感觉还在。她疑惑地望了望山洞外,带着满肚子的疑问走了回去。

这时,娟子也被雪儿刚才那声大喊吵醒了,也跟着追了出来。她看见雪儿一脸失魂落魄的样子,有些担心地问:“你刚才追什么啊,怪吓人的。”“没什么,只是做了个梦。”雪儿一边说一边蹲在了火堆边。

“妈啊,有蛇。”雪儿正心不在焉地往火上加柴,娟子指着雪儿身后惊呼起来。雪儿最怕蛇了,娟子还没说完,她已经像颗弹珠似的跳了起来,一头扑进了娟子怀里。倒是娟子比较镇静,她往雪儿身前一站,很快地从地上捡起一根柴禾,“啪”的一下打在了蛇身上。可那条蛇吃了那么一棍,却动也没动一下。

娟子上前细看之下,不觉笑着道:“吓了一跳,原来是条死蛇。”“死蛇?”雪儿平静下来走了过去。突然,雪儿心里一动,问娟子:“你是不是起来加过柴?”

“加柴?白天累得跟什么似的,哪有力气加柴。要不是你刚才大呼小叫的,我现在都还在睡呢。”娟子说。

听娟子这么说,雪儿的神经一下绷紧了。她想起刚才听到的那阵奇怪的声音,喃喃地说:“难道刚才我不是做梦,那一切都是真的?”娟子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雪儿说:“你到底怎么了?该不是着凉了吧。”

当雪儿把一切原原本本地讲给娟子听后,娟子像是在听天方夜谭一样,有些不信地说:“你是说,这条蛇是那个白衣人打死的,是他救了我们?我才不相信世上会有这种事,准是你思春了,才会梦见男人。”娟子说归说,可心里也纳闷。进山洞时,她已经仔细看过了,山洞里很干净,这条死蛇是怎么来的呢?

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说到天亮,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。娟子问雪儿,有没有看清白衣人长什么样。雪儿想了想,摇摇头说:“当时那么黑,他又背着火光,除了那身白衣,其他的我只能感觉到而已。”最后,娟子取笑雪儿说:“说不定你前世是位公主,那个白衣人还真是你的白马王子。”雪儿想昨晚自己迷糊中差点献出了初吻,脸不由红了起来。

下山途中,雪儿在山洞外意外地捡到了一样东西,她若有所悟地笑了笑,悄悄把东西藏了起来。

回到城里,雪儿突然病了。雪儿的病很奇怪,就是浑身无力,成天只想睡觉。开始她以为是感冒了,可输了几天液却一点效果也没有,而且病情好像越来越严重。

给雪儿看病的是雪儿的同事孔亮。因为这几天娟子要去外地演出,临走时她把照顾雪儿的事托付给了孔亮。见该用的药都用了,雪儿的病还是毫无起色,孔亮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雪儿:“冒昧地问一下,你最近有没有去过什么特别的地方,或者遇到过什么特别的事?”雪儿嘴角动了动,很吃力地把那天晚上在山洞里遇到的怪事讲了一遍。不过,她隐瞒了一些细节。

听完雪儿的话,孔亮恍然大悟似的告诉雪儿,难怪她的病药石见不到效,因为她得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病。孔亮说,据一本古书记载,蝴蝶山里有一种蝴蝶叫“红泪蝴”,能化为人形,遇到心仪的女子便会流泪。而沾过他眼泪的人,就会像雪儿现在这样,整天昏昏欲睡。七七四十九天内如若再不救治,人就会变成红泪蝴。

雪儿虽说不是医生,可也是个护士,她也觉得自己的病来得有点怪异。再说这个孔亮平常最爱看一些乱七八糟的书,说不定哪本古书上还真有这段记载。俗话说,病急乱投医,雪儿不禁有几分相信起孔亮的话来。

孔亮告诉雪儿,书上记着:蝴蝶吻解蝴蝶泪。也就是说,要治好她,就得再到那个山洞去。等红泪蝴出现时,雪儿得还他一个吻,然后告诉他,自己已经有了心爱的男人。这样,红泪蝴才会收回雪儿身体里的眼泪。

雪儿想了一会,觉得不管孔亮的话是真是假,不妨去试试。可现在娟子不在,谁陪她去呢?孔亮自告奋勇地站了出来。

一路上,孔亮扶着雪儿,走一阵,歇一阵,遇到不好走的山路,孔亮就背着雪儿走。伏在孔亮肩上,看着他额头上渗出的汗珠,雪儿心里突然有了种异样的感觉。想起当初孔亮苦苦追求她的样子,不觉又多了几分愧疚。

山洞到了,孔亮生起一堆火,知趣地走到一边,倒头睡了过去,一会便打起呼噜。突然,一阵淡淡的异香飘来,雪儿眼皮一沉,也昏昏地睡了过去。

不知过了多久,睡梦中雪儿觉得,有一滴什么东西掉在了脸上,冰凉冰凉的,她惊醒过来。雪儿迷糊着微微睁开眼睛,上次梦中的情景再次出现在眼前,在她跟前,站着那个由蝴蝶变成的白衣人。

雪儿虽然看不清白衣人的脸,可她感觉得到,白衣人正用深情的眼神看着她。雪儿缓缓站了起来,她轻轻靠近白衣人怀里,闭着眼睛吻了上去。当四片嘴唇交融在一起时,雪儿眼里静静地流出了两行眼泪。她伏在白衣人的肩头,喃喃地说:“求你别来缠我了,我不想变成蝴蝶,我已经有了心爱的男人,你走吧。”

白衣人听了雪儿的话,身子似乎震了一下,然后他静静地转过身,朝山洞外走去。

“等等,你不想知道我爱的人是谁吗?”雪儿冲白衣人的背影说道。白衣人肩头轻轻地晃了晃,他站在了洞口。

“我爱的人,就是你——孔亮。”雪儿边说边冲白衣人跑了过去。“真的是我?”白衣人猛地转过身来,果然就是孔亮。他张开双臂,紧紧抱住了跑过来的雪儿。雪儿擂着孔亮的胸膛,撒娇似的说:“竟敢在我身上用迷药,害我生了这么多天病,要不是看在你背我时的那副惨像,我才不理你。”

“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是我做的?”孔亮耸耸鼻子,不好意思地问道。

雪儿从怀里摸出一张处方笺说:“从我在山洞口捡到这张处方时,我就已经知道了。我没说出来,是想看看你和娟子到底在耍什么花招。没想到你会那么幼稚,竟编出那么个三岁小孩都不信的传说。我没拆穿你,就是要惩罚你,背人上山的滋味不好受吧。”

“是有点不好受,不过——”孔亮说到这里,一把拉过雪儿,再次把她背在了背上说:“我还想试试背你下山的滋味。”这时,天已经亮了,孔亮背着雪儿,一边走一边哼起了那首民歌:妹妹哟那个模样俊,背着妹子哟进洞房……

突然,一只红色的蝴蝶不知从哪儿飞来,竟停在了雪儿头上。雪儿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,红扑扑的,就像头上那只红蝴蝶。

反应粘结型高分子湿铺防水卷材

义齿3D打印机

激光焊接机品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