沟槽管件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沟槽管件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摇晃的网上钱庄人人贷陷危机

发布时间:2021-02-01 16:46:01 阅读: 来源:沟槽管件厂家

摇晃的“网上钱庄” 人人贷陷危机

浙江人Vincent最近睡不好觉,“如果借我钱的人同时从多个人手里揽到一笔巨资然后跑路,那我怎么办?”  Vincent在宜信(宜信P2P个人无抵押无担保小额贷款平台)上的出借资金总量超过60万元。让他不放心的是,关于借款人一方的资料,在宜信平台上唯一能看到的只是一个公司名或一个人名,列表里对于资金用途的描述则只有四个字——“经营周转”。  这些借款人具体是些什么人、钱是否真的用到了公司里,对此Vincent一无所知。  “我甚至无法跑到对方公司去盯着,不认识公司老板,人家也不见得会见我。”身在风暴中心的温州,Vincent的不安感更为强烈而直接:他知道那些跑路的、倒闭的、跳楼的企业家们往往身家上亿,压倒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恰恰就是“经营性资金一时周转不灵”。  融道网的一组数据也证明了这一状况——浙江地区的中小企业2010年的短期需求只占到资金需求总量的13.57%左右,但2011年的这一数据上升到47.21%。这家总部位于上海的公司,其业务是对接“中小企业”和资金供给方。  “跑路潮对整个民间借贷产业的泛影响还没有完全显现出来。”上海拍拍贷联合创始人胡宏辉说,这是上海的一家P2P线上平台。但出借人的不安情绪在蔓延,对此Vincent深有体会:2个月前若想在宜信平台上买到出让的债券“得排队”,现在没那么紧张了。  P2P(peer to peer,个人对个人)这样的网络借贷平台上,近期货币政策收紧引发的风云变幻历历可见。  Vincent觉得,应该要求宜信每隔一段时间公开总体违约率,“相对于那些跑掉的大企业老板,借我们钱的中小企业会不会更容易出问题”?  通过这个全国最大的P2P网络借贷平台,Vincent选定借款对象,此后若急需用钱,还可以通过这个平台把自己手里的债券转让给其他人,套现资金。按照其与宜信的约定,Vincent每年的收益率预计将超过10%。  宜信等P2P机构都设置了风控手段:首先是单笔的借款额不能超过60万元,而诸如拍拍贷等的单笔借款额则只有30万元;借款来源于多个出借人,借款利息则是由借贷双方议价确定。其次要从这些网络平台借到钱必须经过严格的审核制度,比如上传家庭成员的身份证、驾驶证、借贷款纪录等等。宜信内部还设置了一个“资金池”,在出现违约时用来补偿出借人的损失。  但“跑路潮”仍激发了市场对这类P2P机构的新一轮质疑:宜信对外的放贷年利率据估算超过20%,是否触及高利贷红线?有没有人从银行贷款然后再通过这类平台放贷呢?按照茅于轼的理解,后者所带来的“跨界风险事实上更大”。  有业内人士指出:在这类P2P平台上议定的年利率有的超过30%;“而确实也有资金掮客存在”,其从其他路径获得的资金在P2P借贷平台上借出,“不排除有银行的钱在其中”。一旦违约率达到一定比例,同样也会引发提前追回借款的浪潮,就像银行挤兑一样。  据宜信CEO唐宁此前的介绍,其平台上目前有6万借款人。其同行估算,宜信目前的月放贷金额超过1个亿。而据北京大学金融信息化中心教授周伟民的了解,市场上与宜信同类规模的P2P公司约有20来家。以此估算,这类借贷平台的年贷款总量当以百亿计量,相当于一个中型城商行。  对于网络借贷平台,监管层迄今尚未出台明确的监管办法,只在今年8月,由银监会下发《关于人人贷有关风险提示的通知》,要求银监分局和各家银行采取措施,做好对这类P2P公司的风险预警检测和防范工作。  多家P2P公司对记者表示:他们在启动公司时曾拜访过“各类监管机构”。“央行方面和我们保持着密切沟通。”胡宏辉说,几乎每个季度都有信息上的往来。在他的理解里,可能是由于P2P目前的交易体量过小,所以监管力量尚未有强势介入。  被叫停的“青岛模式”  山东人李继高的郁闷则比Vincent来得更为直接:他所创导的“青岛模式”直接被当地政府叫停。  “领导们怕青岛步温州的后尘。”电话里李继高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,因为这段时间他一直忙于“准备报告”,试图说服当地政府机构,包括当地金融办、中小企业信息处以及房管局的领导;他们也曾去找过地方银监局,但“对方说并没有管理权限”。  2003年,李继高在青岛开出了一家叫做“五色土”的民间借贷公司,在此次高利贷危机前,公司业务已经拓展到了上海、江苏等省市。“跑路潮”发生后,对其不信任的不仅是地方政府,还有很多老客户。尽管五色土在上海、江苏的业务还没有实质性的下降,但很多老客户都表达了顾虑:这种模式的风险是否真的可控?从青岛市融资担保商会办公室了解到的情况,仅青岛一地去年通过“五色土”们的借贷总量就超过100个亿。  “青岛模式与温州模式有着明显的不同。”李继高申辩说,五色土就像是线下版本的P2P公司。它把一个区域内的资金需求、出借信息汇集到这个平台上,通常一边是有闲钱的个人、家庭,另一边则是从银行拿不到钱的中小企业。  摇晃的“网上钱庄”  “利率水平他们双方撮合、资金直接从出借人的账户打到借款人的账户”。五色土作为平台并不接触资金,更不吸储,只是通过为双方提供法律文件,委托和评估房产抵押物等服务收取一定的服务费用。  利息也远没有温州疯狂,青岛市面上目前百万元以上的借款月息在3%左右,50万元以下的一般只有2%。  在青岛市融投资担保商会副秘书长、综合协调部部长杨润国看来,青岛不太可能会步温州后尘,“首先钱没那么多,其次老百姓的参与度不高”。  据他的研究,金融危机后温州资金大量回流温州,刺激了民间借贷利率攀高:问题爆发前一般月息就有2到6分,高的则达1毛、1毛5.  “若政府迟迟不重启青岛模式,我们只能寻求公司转型。”青岛另一家与五色土类似的公司表示,他们会寻求和银行合作,运用手里掌握的借贷双方资源去做“委托贷款”。  逆风生长?  尽管有很多担心,“但我还是会持续、谨慎地在宜信上做投资。”Vincent说,即便宜信下一步不向出借方做进一步的信息披露,即便他内心仍惴惴不安,他也不打算撤离宜信。  他的理由很直接,“你能给我一个更好的投资渠道么?”股市、楼市都没有出路,到哪里再去找年利率超过10%的其他投资品种?  这点在拍拍贷的平台上也得到了印证,“总体的投资数据最近一段时间内没有太大变化,还略有上浮。”胡宏辉介绍说,出借人确实变得更为谨慎,“淘宝卖家以及有多次借款成功经验的融资方,基本上被出借人一抢而空;新进借款人则会被更长时间地观察”。  监管层也一直在释放正面信息。“原央行副行长吴晓灵参加了这两天在北京举行的小额信贷联盟年会,同时央行调研局的局长也到位分享了拉美这方面的经验。”一家与会企业说,大家的共识是P2P应当更多地指向微小企业,这个领域的需求一直未被银行满足;而且“由于网络平台的开放性,大量出借方和借入方介入竞价,所以不太可能出现高利贷”。  “需求”则是另一面的刺激。“以浙江为例,‘跑路潮’并没有改变中小企业的资金饥饿。”融道网CEO周汉说,该公司在没有在浙江地区做推广的情况下,截至2001年9月底统计到的来自浙江地区的融资需求企业仍有2652家,其中可以接受月息在2.6%即普遍所说的高利贷的企业,“2010年我们网站上统计到的有62家,2011年则猛增到503家”。  另一项统计或许可以让Vincent略微安心,中国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仅为2.9年,每年有近100万家中小企业倒闭,占到总数的2.38%;以温州36万家中小企业的总量计算,也就是说每年有8500家会被市场淘汰,而4月以来出事的温州企业总共才30家。

天水事业单位考试

酒泉公务员考试

甘肃教师资格证考试报名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