沟槽管件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沟槽管件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【资讯】韩雪不想被贴玉女标签只靠漂亮脸蛋会被淘汰姜育恒

发布时间:2020-10-18 18:19:14 阅读: 来源:沟槽管件厂家

她的形象清纯柔美,却不愿被贴上“玉女”的标签,喜欢尝试不同类型的角色和跨界发展;她的成功不是靠坊间流传的所谓“家庭背景”,也不靠“出位”和炒作,而是凭借自己的艺术天分和敬业精神。近日,在接受本报独家专访时,她畅谈了自己的艺术经历和追求,并回应了对她的某些质疑和误解——

在跨界的尝试中游刃有余

乌黑的秀发,白皙的皮肤,标致的蛋圆脸上,微翘的嘴角和明净的双眸,散发出一种清纯柔美的独特韵味。

如果说,故乡苏州的小桥流水孕育了韩雪的美貌和灵性的话,那么,成年后走上影视表演和歌手之路的她却并非顺风顺水。虽然《错爱一生》、《地上地下》、《娱乐没有圈》、《囧探佳人》、《代号十三钗》等影视作品使她声名鹊起,屡获年度新人、全能艺人、风尚女歌手等荣誉称号,但三次走上央视春晚和在北京奥运会闭幕式演出中的高出镜率,却引发了坊间种种猜测和质疑,仿佛她的成功不是依靠自己的天赋和奋斗,而是沾了所谓“家庭背景”的光。

近日,在湖南卫视热播剧《亲爱的回家》和《偏偏爱上你》中,又见韩雪芳容,依旧楚楚动人。借此机会,本报记者独家采访了她。快人快语的韩雪否认自己成功的背后有什么“家庭背景”,也不喜欢像有些明星那样走红毯、忙通告,“我觉得一个好演员一定要非常敬业和努力,不可能台前幕后都释放光芒。我没那么大能量,只能在戏里释放自己”。

成功不是靠特殊“家庭背景”

记者:我是从电视剧《错爱一生》中认识你的,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你有一种林青霞般的清纯气质。这些年来你演戏、唱歌、上春晚,多才多艺,全面发展,被誉为“新生代玉女掌门人”。听说你出身革命干部家庭,爷爷是位老红军,良好的家庭背景一定对你的成长产生了深刻影响。

韩雪:对,我出生于一个军人家庭,爷爷奶奶是离休干部,父母也是从部队转业的,有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。我自幼喜欢文艺,6岁参加苏州少儿合唱团,经常参加各类文艺比赛。当时家里希望我把它当成一种课余爱好,主要精力还是要放在好好读书上。我在苏州上的是重点中学,学习成绩优秀,还是班里的团支书。高三时,我参加了香港嘉禾“世纪之星”影视新人选拔赛,拿了一个全国金奖,之后被大赛评委之一的香港导演马楚成看中,在电影《浪漫樱花》中饰演了一个角色,从此萌生了当演员的念头,但遭到家人的反对。他们担心娱乐圈是个大染缸,怕我跟着学坏(笑)。可能每个孩子在十七八岁那个阶段都有些叛逆心理,都不希望按家长规定的路线走,所以我一直坚持、据理力争,最后还是爷爷开了绿灯,但为我写了八个字:“纷纷万事,直道而行。”多年来我一直以这八个字为座右铭,严格要求和管束自己,一方面在专业上给他们交了一份还算不错的成绩单;另一方面我并未因为身处娱乐圈而沾染坏习气,为人处世、生活状态并无大的改变,他们也就放心了(笑)。

记者:现在回过头来看,家庭教育和影响在你成长过程中起了积极和正面的作用,不像坊间流传的那样,似乎是因为你特殊的“家庭背景”,才能迅速蹿红,接连几次上春晚,在奥运会闭幕式演出中大出风头的?

韩雪:我觉得他们误解了这个问题,以为我有这样一个家庭,一定会为我牵线搭桥,烦门托窍。其实我爷爷已去世多年,而且与这个圈子没关系、够不着。我之所以有这些机会,一方面是我多年奋斗的结果,另一方面还有我的公司和团队帮我联系和争取机会。但奇怪的是,他们总把功劳记在我家庭的账上,可能是觉得我实在没什么可以炒作的绯闻和负面新闻,才把这当成话题吧!可是我不需要这样的话题。我也不擅长在圈子里活动,像有些明星那样,每天有很多局、很多应酬,状态挺吓人的(笑)。我现在居住在上海,除了拍戏,很少有什么交际或应酬。我觉得一个好演员一定要非常敬业和努力,不可能台前幕后都要释放光芒,我没那么大能量,只能在戏里释放自己(笑)。

共4页: 上一页1234下一页

不想被贴上“玉女”的标签

记者:你参加香港嘉禾影视新人大赛和马楚成导演的《浪漫樱花》时,尚未经过上海戏剧学院的专业训练,能从6000多名参赛者中脱颖而出,证明你很有表演天赋啊!

韩雪:哪里呀,那次大赛我心中无数,发挥也不出色。后来我问马楚成导演:当初你们为什么让我拿了金奖?他说:你可能不是台上最漂亮的女孩,也不是表演最好的选手,但你脸上的微笑特别纯洁和真诚,就像一张白纸,好在上面画画(笑)。拍《浪漫樱花》时,对白全部采用粤语,像听天书一样,马导就为我找了一个粤语老师,用双卡录音机把我的台词全部录下来,回家后一遍遍听、学;一到拍摄现场最头疼的就是背台词,生怕发音不准被导演骂(笑)。当时我真的非常单纯,什么表演啊、机位啊、镜头啊,一概不懂,任凭导演摆布,让怎么演就怎么演。《浪漫樱花》的主演是郭富城和张柏芝,我在现场就如同小粉丝一样,每天欣赏偶像的表演,特别新鲜、特别开心。正是这部“处女作”使我对表演产生了浓厚兴趣,才报考了上海戏剧学院。后来我才悟到:在上戏学习的好处,不是教会了我怎样演戏,而是给了我一种方法和能力以及作为演员的基本素质。

记者:很多人都是通过《错爱一生》认识和喜欢上你的,你清纯的“玉女”形象尤其令人印象深刻。

韩雪:我其实对“玉女”的称号不太认同。对一个演员来讲,不希望有这样的标签。这是我最早发行唱片时,公司为我定的“玉女型歌手”,当时还是个小女孩,纯纯的,说“玉女”也未尝不可;随着年龄的增长和艺术上的成熟,只靠一张漂亮的脸蛋,就有被淘汰的危险了。一个好的演员,只要自己身体里有的,什么角色都可尝试,决不能把自己固定在一个类型上。

共4页: 上一页1234下一页

“冷美人”也有调皮幽默的一面

记者:你在影视作品中塑造的多是善良、纯真、柔弱甚至苦情的形象,却在其后主演了一部轻喜剧风格的《娱乐没有圈》,一反常态地演绎了一个很青涩、很“二”的女娱记林曼怡,还为此成立了工作室,为什么?

韩雪:《错爱一生》固然是成就我的一部戏,但此后我遇到一个特大的困境:很多类似的苦情戏剧本都送到我手中,重复同样的角色很难突破自己;而且我自身的能量在这种角色身上已释放完了,再演还有什么意义呢?拍《决战南京》时,导演最初想让我演一个地下党,类似《潜伏》里姚晨饰演的那个角色,最终我选择了饰演军统女特工,然后大家又找我“复制”同样的角色。我想开拓自己的新领域,弄个好玩的(笑)。正好在南京拍戏时,扬子晚报的鞠健夫前来探班,送我一本他的新书《娱乐没有圈》,并聊起娱记与明星的一些好玩的故事。我忽然觉得这是个很好的电视剧题材。说实话,我打过交道的娱乐记者绝大多数都是严谨的,只是因为这个职业的特殊性,为了增加话题性和吸引读者眼球,才写些“八卦”的东西。我很想在戏里成为他们中的一员。生活中大家看到的我都是偏冷冷的,也不是很有幽默感,很好玩(笑),熟了以后你就会发现:其实我也有调皮的时候,很“二”的时候(笑)。真的可以在喜剧中一试身手。于是我找来一位编剧构思剧本,剧本完成后,我想到台湾当年有一部热播剧《败犬女王》,导演林清振将喜剧元素与小温情结合得特别好,后来我去台湾拍戏时便联系到他,长谈了两个小时。几天后他回复我说,他读了剧本,愿意担任这部戏的导演。《没有娱乐圈》从创意到播出用了一年时间,快播出时导演说,你从头到尾抓这个戏,到头来谁也不知道你,太可惜了!就这样,在出品方浙江华特和湖南卫视之后,又加上“韩雪影视工作室”的名字。

记者:除了在表演上不重复自己以外,听说你对影视创作的跟风现象也颇为不屑?

韩雪:是啊,去年就有一些片方找我拍宫廷戏,我觉得大家都扎堆演这些戏时,如果我也去,就有跟风之嫌,而且容易引起审美疲劳,所以主张尽量把题材岔开些。

记者:我注意到,你近年来也在尝试打戏、古装戏?

韩雪:今年春节后,我刚拍完胡玫的《曹操传》,我在戏里演貂蝉,戏份儿不多,但可以边演边学,创作过程非常舒服。胡玫导演是用拍电影的班底和手法拍电视剧的,对每个演员、每场戏、每个镜头都精雕细刻,我很喜欢她这种严谨认真的创作态度。我还参加了前年播出的浙版《西游记》的拍摄,我演白骨精(笑)。

记者:你从2007年起三次登上央视春晚舞台,有歌曲演唱《竹林风》,有与周炜、句号合作的小品《街头卫士》,还有与冯巩等合作的相声剧《不能让他走》,发掘出你多才多艺、跨界发展的潜质。

韩雪:其实我特别害怕演小品(笑),总觉得影视表演贴近生活,小品却要夸张变形,表现方式不同,很难驾驭。参加央视春晚对我而言最大的收获是跨过了一个坎儿:这么大的舞台我都上了,还有什么角色不能胜任呢(笑)?

记者:作为影视歌三栖演员,你在音乐方面的才能也不可小视,出过不少专辑、单曲和翻唱歌曲,还在各种大型演唱会上一展歌喉。你在音乐方面的追求是什么,如何与影视摆位?

韩雪:我是两条腿走路,2000年就与索尼唱片签约,到期后未再续签,主要是不想再做唱片公司包装下的歌手,不想使音乐作为一种产品让大家接受。在影视作品中,大家真正喜欢的是你创造的角色;而一个歌手却可以在舞台上穿自己想穿的衣服、唱自己想唱的歌,更能体现你的真情实感和真实的生活状态。

(记者 杜仲华)

共4页: 上一页1234下一页

报废叉车

镀锌板厂家

诚信通运营